郑秉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从理论上来说,结余越多,基金贬值的风险就越大,地方政府就更应该有动力来投资运营养老金以实现保值增值,但实际的情况却恰恰相反,结余规模越大,地方利益就越大,资金拿到中央投资运营的阻力也就越大。

房连泉介绍,养老金入市比例不高,这是很长时间以来就存在的问题,由于涉及地方利益,而且大部分有结存的地方主要是依靠财政补贴才有累计结存,因此能抽出资金进行投资运营的地方并不多。